新疆晨报讯(文/记者 秦金俐 图/受访者提供)攀悬崖、蹚冰河,风吹雪车子遇险,烈日晒差点中暑,花费超过5万元、跑数万公里……53岁的蒋慧祥经历这些,只为一件事——新疆岩画。3年来,他跑遍新疆北部,为岩画拓片、拍摄、做文字记录,目前已经保存数千幅岩画资料。

“有珍贵研究价值的岩画在逐渐模糊,总有一天会消失,想想我心里就抓狂,不做点什么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!我做得还远远不够。”1月16日,在位于乌鲁木齐市成教院内的装裱工作室里,蒋慧祥忧虑地说。

拓片是将碑文石刻等文物的形状及其上面的文字、图案拓下来的纸片,它是我国传统技艺,一般会使用宣纸和墨汁将碑文、器皿上的文字或图案拷贝出来。在蒋慧祥的工作室内,除了装裱的各种材料和书画外,就是一叠叠整齐摆放的岩画拓片和岩画高清照片,大约有上百张。“这只是一部分,大部分资料都在电脑里呢。”蒋慧祥说。

蒋慧祥19岁就开了字画装裱店,他用家传秘制中药配方来配制手工装裱所用的浆糊,经过他的配方装裱、修复的书画,能长久保存不腐烂、不脱色,目前在业界很有名气。那么,做装裱的他怎么会与岩画结缘呢?

两进天山深处拓岩画

新疆岩画之多、种类之丰富在世界享有盛誉,其中新疆阿尔泰山岩画数量最多,内容多为奔跑的骏马、鹿和羊群,其线条简练、造型生动。有数以千计的岩画雕刻在山体的岩壁或较大的岩石面上,所表现的题材和内容丰富多彩。时代上限可追溯到石器时代,晚的可到公元十二、十三世纪。

蒋慧祥首次关注岩画保护是在3年前,一次,他与朋友去哈密玩,在星星峡附近的深山里,他在一片原始冰川下发现了数百块大石头,“很多石头上都刻有岩画,简直是个岩画的海洋。”蒋慧祥说,最让人惊奇的是,还有一些岩画是彩色的。经过数万年的风吹雨淋,很多岩画已经很模糊了。虽然他不懂得怎么研究,但知道这些东西对研究历史一定有价值。

回到家后,蒋慧祥始终惦记着这些岩画,“当时就想着为保护这些岩画尽点力,我擅长拓碑,想着拓岩画应该也不难。即使岩画消失了,至少拓片能留下一些资料,到时候送给研究部门,也许能用得上。”

蒋慧祥找机会带着拓片用的材料又重返那片岩画石林,“拓了很多张后,我发现并没有想得那么简单。”蒋慧祥说,八成以上的岩画都刻得比较浅,很难拓清楚,从天亮拓到天黑,他终于拓清楚了几张,如获至宝。实在拓不下来的,他就用摄像机和照相机留下影像资料。虽然是夏季,但冰川上仍寒冷刺骨,冷风嗖嗖,蒋慧祥冻得浑身麻木,脸也生疼。在无人烟的山里走了几十公里,回到宾馆已经是深夜。

“虽然吃了不少苦,但看着拓成的图,特别有成就感。”他说,有了第一次经验,他发现用宣纸里的棉连纸拓岩画效果最好,半透明还韧性好、吸墨好。此后,只要不忙,蒋慧祥就会往深山里跑。

攀上阿尔泰山差点坠崖

去年夏天,蒋慧祥得知清河县三道海子附近山里有一处岩画群,就开车带着几个朋友去看。“岩画很多,内容很丰富,有祭祀、狩猎、图腾等,数量多、质量高、年代久,画面情绪饱满。”蒋慧祥说,“有的人面和人像岩画能清晰地表现出当时的服饰文化。”

不过,让蒋慧祥心痛的是,有不少岩画已经很模糊了。接着他连续三天进山,拓片、拍摄。“有些图案特别好的岩画在悬崖上,需要爬上去拓,我就用绳子把自己吊在山腰上,山里的风劲足力狠,把我重重撞在了岩石上,剧痛之下,差点儿坠崖。”蒋慧祥说,后来妻子知道后非常心疼,骂了他一顿:“干这么危险的事,还要花自己的钱,疯了!”

妻子的埋怨对蒋慧祥来说没什么,因为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岩画上图案、文字的意义。骁勇的猎手拈弓搭箭欲射一只虎,是不是新疆虎存在的证明?他对着岩画总是能提出很多问题。

每年,蒋慧祥都会进出天山、阿尔泰山、准噶尔盆地好几次,只为寻访岩画。今年,他还想去塔里木盆地、昆仑山看看。“研究岩画我不专业,我的工作就是收集更多新疆岩画资料,然后初步分类,然后捐赠给文物部门或大学,供专业人士研究。”他说,不在乎自己花了多少钱,还会一直做下去,“我家5代都是新疆人,我热爱这里,能为她做点事感觉心里踏实。”

Copyright ©2016-2018 云上搏得梦 新ICP备17002430号-1, All Rights Reserved.